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45|回复: 0

家乡印象(六)——童年趣事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复制链接]

21

主题

21

帖子

81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1
发表于 2020-10-10 18:58:5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乡印象(六)——童年趣事_散文精选_心情随笔
  在东大坑的西南面有一片地势低洼的甸子,与东大坑相连,只是没有那么深。雨水少的时候,它就是一片荒草地;雨水多的时候,到处便积了大大小小的水洼,沼泽一般。用现在的地理术语该叫作湿地。
  湿地里各种野花野草都争先恐后地长着。长得自由自在,长得肆无忌惮,长得酣畅淋漓。灰灰菜、苋菜被采了一茬又一茬,养猪的人家拿回去喂猪了;淡黄的婆婆丁(蒲公英)花,粉紫色的刺儿菜花,还有许多叫不上名字的各色小花,四处点缀着绿野;各样的蒿草,散发着浓郁的香气,给人一种甜丝丝的感觉。蝴蝶和蜻蜓在空中翩翩起舞,野蜂轻盈地落在花心上采蜜,螳螂和蚂蚱在草丛里欢快地跳跃,青蛙在白天是休息的,晚上才出来一展歌喉,而它们的孩子——蝌蚪,这时却畅游在浅浅的水洼里。如果你肯俯下身去,就会看到更微观的生命世界,蚯蚓出现在松软的土层里,有的不幸会被俯冲下来的鸟儿啄去当作美餐;蚂蚁有组织地运送着自己的劳动果实,有黑蚂蚁,也有黄蚂蚁,黄的体型较大,还有的长出了翅膀;黑盖虫让人讨厌,形象不佳,气味难闻,而且总是单独行动。蚊子苍蝇就更让人厌恶,但它们没有自知之明,仍然喜欢围在你的身边嗡嗡个不停。
  这是一处可以放马、放羊、放猪、放鹅的天然牧场,也是孩子们挥洒天性的自由乐园。暑假到了,书包早不知道扔到哪个柜子空儿里去了。那时候更不知道什么叫补课,只有一本暑假作业,还是要到快开学前几天才会去做的。又恰逢农闲时节,不用帮家里干太多的活。还剩什么?多余的精力怎么打发?只有疯玩。
  十几个顽皮的男孩儿,几乎天天长在这里,我当然是其中的一员,因为有得天独厚的条件,我的姥姥家就在这片甸子的北岸,真可谓是近水楼台。我们折一把长长的蒿草,将叶子全部撸去,只剩下光光的杆儿,这就作成了抓捕蝴蝶和蜻蜓的工具;有的还脱掉背心或短衫代替蒿杆儿,但这样的孩子回家大多要挨揍的,因为浅色衣服沾上绿色的草浆很难洗净。每人有一只罐头瓶子,抓到的战利品就放在里面。不用一个上午,每只瓶子里便充满了各式各样漂亮的蝴蝶,但还是白的、淡黄的居多,别的花色的、更艳丽的一般比较大一些,很少见,我们管它们叫“大燕儿”,而管白的黄的才叫蝴蝶。谁要能抓到一两只“大燕儿”,都要单独搁着,回到家里自己珍藏或送给要好的伙伴,用别针别到墙上,也可以夹到书页里,成为漂亮的标本。抓到的蜻蜓也放在瓶子里,主要是黄的,个别有蓝的,极少,而且个体较小。我们听大人讲,蝴蝶翅膀上的粉末弄到嘴里人就会变成哑巴,便将一只装有蝴蝶的罐头瓶子加了水,收集一些枯树枝、苞米杆儿点起一小堆火来,将瓶子架在上面烧,想把蝴蝶熬成致人于哑的药。当然那只瓶子最后被我们熬炸了,“药汤”洒下来浇灭了一部分火焰,剩下的火被我们集体用童子尿滋灭。
  经常出现在甸子里的,还有一个汪傻子,五十来岁,短粗的身材,发黄的头发稀少而且短促,几乎已是秃顶;落腮的黄胡子却比头发争气,长得很浓密,但也很短;一张黑里透红的埋汰脸,像是多少年也没洗过;眯着一双细眼,咧着嘴,似乎总是在笑。我们都知道他姓汪,但不知道大名叫什么,反正大家都叫他汪傻子。他的活儿是给生产队放猪。公猪、母猪、肥猪、壳嘞、猪羔儿,大大小小上百头,也真够他照看的。都在一个甸子上,难免和他不期而遇。他虽然傻,但并不是很吓人的那种,而且还有几分憨态可掬。一遇到我们,他就会看谁不注意,扒下谁的短裤,逗着说要割掉小鸡鸡。其他小伙伴便采取围魏救赵之法,也去拽他的衣服。有时我们也主动出击,看他不注意时,把蚂蚱或青蛙放进他的脖领里,然后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拍着手哄笑。他便挨个撵我们,嘴里还不停地骂着,小兔崽子,小兔崽子,把小鸡鸡割掉。好虎也难敌群狼,他虽然力气大,但我们人多,所以双方之间的“战斗”基本上难分伯仲。他也有对我们好的时候。我们在壕沟梆子上挖洞,上面挖一个,侧面挖一个,上面那个洞要坐上一个铁盒子烧开水,下面的洞里生起火,正好将刚刚剥了皮的几只青蛙烧成美味。这个时候,他会帮我们捡拾干树枝,借给我们火柴,也帮我们挖洞。当然作为酬劳,他也会分得一只烧得香味四溢的青蛙。
  玩累了的时候,我们仰面躺在草地上,望着蓝天白云,也许漫无边际地遐想,也许什么也不想。那时的天好蓝好蓝,特别是头顶这片天空,蓝得纯洁,蓝得透明,蓝得彻底,没有一丝遮挡——你知道我不是指云——没有一点杂质。后来在长白山看到天池时,我想到过小时候的蓝天。云朵大部分时间是一团一团的,像上等的棉花,一尘不染,在阳光的照射下亮亮的有些耀眼,似乎可以看到棉绒的丝线。云朵在微风的吹送下渐渐地变幻着形态,悠然地向前飘着。我的记忆里大多是向东或东南方向飘。每当看着云朵的时候,我总会想起在一个小伙伴家——他叫于喜芳(我没写错,尽管是芳字但确是个男孩儿)——《十万个为什么》里看到的:“云行东,车马通;云行南,水连天;云行西,雨凄凄;云行北,好晒谷”。
  洁白的云朵远去了。暑假那些快乐的日子,也伴着漫舞的蝴蝶远去了,伴着傍晚的蛙鸣远去了,伴着写作业的烦恼远去了,伴着小朋友们的僖闹远去了。有些不舍,有些无奈,但很快就被新学期的课本、老师、各样的活动所吸引,大扫除、带着锄头铲校园里的杂草、听学弟学妹们用稚嫩的声音夸张地朗读课文……
  我们又升了一个年级,一个个小小的顽皮的心灵又将在不知不觉间接受着老师的教诲和知识的滋养。甸子上安静了许多,汪傻子也一定感到孤独了许多。再过些日子,那茂密的蒿草的就会渐渐变得枯黄,婆婆丁的黄花也变成了一把把小伞漂浮在空中,蝌蚪的尾巴不知哪里去了,长出了它妈妈的模样。再过些日子,凉风就吹过来了,东大坑的水变得格外清冽。满山的庄稼到了成熟的时候,大人们也忙起来了。
  我们就盼着下雪,脚踩在上面发出吱吱的响声。
  随机推荐:淘宝商城优惠券 9块九包邮 淘宝优惠券怎么用 天猫购物券 
相关的主题文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六合联盟开奖记录_261111开奖结果开奖记录_2020六合开奖时间表

GMT+8, 2020-10-23 14:13 , Processed in 0.09360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